林老也被雨诗这样子的一惊一乍给逗得笑了起来,一瞬间,林家老宅里到处都是笑声。

雨诗觉得真是太丢人了,居然还被全家人取笑。

正好这时夏影从外面回来,看到自家女儿别人嘲笑,肯定是立即蹦过去……

然后顺便看看有没有自己可以嘲笑的事情,雨诗觉得,她绝对不是她亲生的,绝对是捡来的,而且还是垃圾桶捡来的!

林老看到活宝一样的夏影,这才明白过来雨诗像谁,开口说:“小影啊,雨诗真是像了你才这么可爱的。”

被林老这么夸奖,夏影还真的一点都不推辞,直接说:“嗯,其实我也一直这么觉得的,要是像她爸爸,您不觉得那样会很无趣吗?”

“你说谁无趣呢?”林武从外面回来,刚进来就听到自家老婆在说自己无趣,立刻开口就这么问。

一听到老公的声音,夏影立刻见风使舵,跑到他身边笑着说:“我哪有说谁无趣,我说……”夏影的手一指,指向第一个调戏雨诗的大伯身上,“他,对,就是他无趣。”

林家大伯无缘无故中枪,整个人都是不好的,看向自己的弟弟和弟妹,他这是造了什么孽啊?怎么会认识这一对活宝。

林武见自己老婆把矛头指向了大哥,这才满意地点头,摸了摸夏影的脑袋,“嗯,我也觉得他很无趣。”

夏影得到了安慰,立刻把脑袋蹭进了林武的怀里,林武就这么旁若无人地抱着老婆换了鞋子上了楼。

雨诗就那么目瞪口呆地看着自己的父母,她终于知道自己那见风使舵的样子像了谁了,其实她之前本来应该是高冷如自己的父亲的啊!肯定都是她妈传染的,不然她不可能会变成这样子>

雨诗和林家大伯对视一眼,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所谓同病相怜的情绪,雨诗差点没抱着大伯哭起来。

林老看向自己的大儿子和小孙女,突然就那么笑了出来。

林家二伯拍了拍大哥的肩膀表示安慰,然后顺便又摸了摸雨诗的头。

雨诗第二天起床的时候真的被她给说中了,她的嗓子简直都要冒泡了,疼得她连张口都不愿意。

林家一众人看到自己家里最疼爱的雨诗成了这一副样子,立刻就要帮雨诗请假,让她在家里休息。

雨诗赶紧拦住,再三保证自己真的没事,这才在所有人的监督下痛苦地喝了一碗粥,才被放行的。

雨诗在家里休息了很久,一到学校就直接去了考场。

今天的试卷有点难,雨诗花了很长的时间才做完,再加上喉咙很痛,最后和刘芸交换了一个眼神,然后趴在课桌上怎么样都睡不着。

刘芸早在考试的时候就发现了雨诗的不对劲,但是那时候也不好问,考完了之后赶紧跑过来关心一下自己的闺蜜。

“你怎么了?刚才看你就一副生病的样子。”刘芸突然停了一下,然后瞪大眼睛看向雨诗,“不会吧?”

“不会什么?”雨诗现在病恹恹的,完全都不想和刘芸说话,开口嗓子都是哑哑的。

这下更加验证了刘芸的猜测,她看向雨诗,然后声音扬了不少,“你不会是昨晚和言少跑到了外面去……”

雨诗一下就有了不好的预感,赶紧捂住了刘芸的嘴,在别人看向她们之前赶紧拉着她往宿舍跑去。

终于被雨诗放开了嘴巴的刘芸这才重新开口,“不会吧?”

又是这一句话,雨诗揉了揉自己已经痛到快要哭的喉咙,然后瞪了刘芸一眼,不再管她,直接往宿舍楼走。

刘芸像是被验证了自己的猜测,赶紧跑上来跟着雨诗,“不会吧,不会吧?”然后就一直重复着这样的一句话。

雨诗已经被她吵地头疼,也不想回宿舍楼了,直接在刘芸往宿舍楼走之前跑向了另一方向的操场。

刘芸还在往前走,看到雨诗突然变道,虽然反应有些慢,而雨诗体育又比她好,但是还是在雨诗跑丢之前跟上了雨诗,拉着雨诗的手就不放了,然后一脸的严肃,“你不会真的和言少做坏事去了吧?”

雨诗翻白眼,“你就不能思想纯洁那么一点点,一点点也行啊?”

刘芸点头,“真的啊?”

雨诗扶额,我勒个去,你不是点头答应我纯洁一点了吗?怎么还是这么不纯洁啊?

她干脆一把把刘芸推倒在地上,她看准了地上是草坪才推的,然后自己也坐在了草坪上,“是言逸萧把我带到顾玲面前,然后强制让我接受顾玲……”

“接受顾玲是大房而你是二房的事实?”刘芸突然插嘴,可想想又觉得不对,赶紧捂住自己的嘴巴,可她自己嘴里的话快过动作已经全都说出来了,然后才看向一脸坦然的雨诗,见她并没有任何的不适,这才重新开口:“你……你知道顾玲的存在了?”

“嗯,”雨诗点头,“那天在星空,绑架我的就是顾玲。”

“什么?”刘芸突然大叫,“是顾玲绑架你的?”

还好现在她们是在操场,现在是雨诗的想法,要是她们在教学楼,按照刘芸这一惊一乍的性格,想必已经被全校同学当成了焦点了吧?

“不是,你怎么没有告诉我,你有没有伤到哪里?”刘芸突然间就紧张起来,赶紧拉起雨诗来检查。

雨诗突然间就感动地不行,她还没说两句话呢,刘芸就要检查她有没有受伤,真是有此好友,吾复何求啊?

可惜刘芸的下一句话就打破了雨诗所有的幻想,在检查了雨诗没有任何的伤口之后,刘芸就突然坐在了地上,自言自语道:“不对啊,怎么会这样,一般被顾玲抓走的不死也会脱层皮啊!”

雨诗立刻黑了脸,一巴掌打向刘芸的手臂,“你个死丫头,你还咒我呢?”

刘芸赶紧躲开,“我不是咒你啊,你不知道吗?顾玲那可是魔鬼的象征啊,曾经……”说到这,刘芸又捂住了自己的嘴巴,差点就想扇自己两个嘴巴子,她怎么又嘴快地说了些不该说的话?

雨诗直接一把抓住刘芸的手,把她的手从嘴边掰开,质问道:“曾经怎么了?给我说清楚!”

见雨诗已经有了生气的趋势,刘芸一脸可怜兮兮地看向雨诗,“你别问我,我不敢说。”

“怎么回事?”雨诗皱着眉头看向刘芸,她很了解刘芸,她说出来的不一定靠谱,但是不会说谎,而她不敢说又是怎么回事?

为更好的阅读体验,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,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, 转码声明
淘文学_笔趣阁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恶魔在身边:校草大人求放过,恶魔在身边:校草大人求放过最新章节,恶魔在身边:校草大人求放过 笔趣岛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